內蒙古:生態富民闖新路 向“綠”而行譜新篇

發佈者:Naixin 來源:呼倫貝爾日報 瀏覽: 發佈時間:2021-05-17 10:04:02

北疆風景美,草原花盛開。脱貧致富之花、生態文明之花、經濟轉型之花……黨的十八大以來,內蒙古堅決打好脱貧攻堅戰,堅持不懈厚植生態底色,不斷在高質量發展之路上闖新路、開新局,譜寫出綠富同興的發展新篇章。

挪窮窩、換窮業、斷窮根

進門窗明几淨、出門就業增收……在窮山溝憋屈了60多年、曾是貧困户的趙玉娥做夢也沒想到,“不但住進城裏的樓房,還在家門口打上稱心的工”。

趙玉娥居住的福安小區緊鄰烏蘭察布市高鐵卓資東站,有5個安置小區、50多棟易地扶貧搬遷樓,5500餘名像趙玉娥一樣的貧困人口被安置於此。2019年,趙玉娥一家只花了1萬元,就住進45平方米的兩室一廳,水電暖氣全有,連傢俱都是政府配置的。

“挪窮窩”更要“斷窮根”。

5個安置小區都有扶貧車間,2000餘名貧困人口得以在家門口就業。曾擔心“進城咋生活”的趙玉娥在扶貧車間做服裝縫紉工,步行幾分鐘就能到家,每月工資3000元,和過去三間破土房、十畝薄旱地的窮日子比起來,“真是一個天上,一個地下”。

黨的十八大以來,內蒙古幹部羣眾擰成一股繩,堅決打贏脱貧攻堅戰。到2020年底,全區157萬貧困人口全部脱貧,31個國貧旗縣、26個區貧旗縣全部摘帽。

曾任內蒙古扶貧辦主任、剛轉任錫林郭勒盟委書記的麼永波介紹,全區70%以上的財政專項扶貧資金都用在產業扶貧上,扶持龍頭企業、合作組織、家庭農牧場等新型經營主體發展壯大,貧困人口人均收入由2015年的3019元增加到2020年的13159元。

一大早,赤峯市巴林左旗隆昌鎮烏蘭套海村72歲的脱貧户張鳳彩邀上幾個姐妹,一起到村裏的笤帚手編合作社工作。“我每天能捆紮十幾把藝術笤帚,每把手工費是9元,一個月能輕鬆掙2000多元。”張鳳彩邊捆紮笤帚邊高興地説。

巴林左旗打造的笤帚製品產業,已累計培訓貧困人口千餘人,人均年增收1.8萬元。昔日掃地掃炕的土笤帚,衍生出保健捶打棒、生肖擺件等十幾類創新產品,遠銷日本、韓國等地,土笤帚“掃”出新生活。

錫林郭勒盟的肉羊產業、興安盟的刺繡產業、通遼市的肉牛產業、阿拉善盟的駱駝產業……脱貧攻堅以來,內蒙古每個盟市都結合優勢壯大地方產業,扶助貧困人口產業脱貧的同時,更為鄉村振興打下堅實基礎。

“黃沙沙”變“綠嶺嶺”“金蛋蛋”

5月的內蒙古,綠色從東向西延伸。

“隨着天然林保護工程的實施,大興安嶺林區全面禁伐,‘砍樹’變‘看樹’,換來了生態持續恢復。”內蒙古森工集團黨委書記、董事長陳佰山説。

在錫林郭勒盟,2.24億畝草原正在進行“帶薪休假”。每年4月上旬,錫林郭勒草原進入牧草返青期,全盟各地根據牧草返青時間進行不少於30天的休牧,並對實施休牧的牧户發放補貼。

春風吹過毛烏素沙地,百萬畝檸條隨風搖曳,泊江海子碧波盪漾,遺鷗、蓑羽鶴等鳥類在水中嬉戲。如今的“候鳥天堂”泊江海子曾一度乾涸,當地從2015年開始採取多項措施恢復濕地生態系統,使泊江海子重現生機。

“十三五”期間,內蒙古林業建設、草原建設和沙化土地治理面積居全國第一,森林覆蓋率和草原植被蓋度實現“雙提高”,荒漠化和沙化土地面積實現“雙減少”。

作為祖國北疆重要生態安全屏障,內蒙古以生態優先、綠色發展為導向,着力探索高質量發展新路子,將綠水青山轉化為金山銀山。

大興安嶺林區正在進行從“賣木頭”到“賣碳匯”的轉型。內蒙古大興安嶺森林碳儲總量約17.2億噸,在2015年全面停止天然林商業性採伐後,便開始探索實施碳匯交易,邁出了生態效益轉為經濟效益的重要步伐。

家住錫林郭勒盟東烏珠穆沁旗阿拉坦合力蘇木的牧民特木熱,見證了家鄉草原“由綠變黃,又由黃返綠”的變化。“十多年前,家裏草場比現在小很多,但羊的頭數卻多了不止一倍。”特木熱説,“超載破壞了草原生態,也帶不來好收入。”

當地政府為牧民科學核定載畜量,並推廣更精細、智能的養殖方式。如今,雖然特木熱家羊的數量只有以前的五分之一,但品質得到提升,收入不降反增。

生態的好轉為各地羣眾帶來五彩斑斕的生活,“黃沙沙”變“綠嶺嶺”“金蛋蛋”的故事,在內蒙古各地發生。

“人工挖”到“5G+”的綠色能源之變

依靠“羊煤土氣”的傳統資源優勢,內蒙古曾連創8年經濟增速全國第一的奇蹟。然而近十年,內蒙古一度面臨“一煤獨大”、生產粗放、動力不足等發展難題。

為跳出“挖煤賣煤、挖土(稀土)賣土”的發展天花板,內蒙古加快產業結構綠色轉型,建設國家重要能源和戰略資源基地、農畜產品生產基地,走出一條綠色“重生”之路。

大路,是鄂爾多斯市黃河岸邊一個人煙稀少的小山村,卻因現代能源經濟的發展而產生蝶變。大路工業園區內有80餘個煤化工項目,烏黑的煤粉送入生產線,就能生產出如礦泉水般清澈的柴油,或轉化為保鮮膜、塑料水杯等產品。

煤制油、煤制氣、煤制烯烴、煤制甲醇……近年來,內蒙古緊跟能源技術革命趨勢,加強煤炭清潔高效轉化,建成門類齊全的現代煤化工生產基地,“大老粗”的傳統產業轉型“精細化”。

坐在控制室內盯着屏幕上的數據變化,通過手機實時監測井下采煤情況,是鄂爾多斯市國源礦業龍王溝礦井“95後”礦工劉斌傑的日常工作。這座千萬噸級特大型煤礦,目前已實現智能採煤、智能掘進、智能探放水。

這是內蒙古“5G+智慧礦山”建設的一個縮影,通過與新一代信息技術融合,數十萬礦工實現從“人工挖”到“5G+”的轉變。

農牧業也在轉型升級,古老草原與嶄新時代同步。以駝乳駝脂為原料的化妝品生產線在阿拉善盟投產;全區草原肉羊、向日葵產業躋身國家級優勢特色產業集羣;“天賦河套”綠色農畜產品通過電商暢銷90多個國家和地區。

大數據、新材料、新能源、高端裝備……一個個新產業、新業態正在內蒙古開枝散葉。“源網荷儲”示範項目落地烏蘭察布、通遼“火風光儲制研”一體化示範項目開工建設、內蒙古首輛氫燃料重卡在包頭市下線、首批氫燃料電池公交車在烏海市投入使用。

脱胎換骨,向“綠”而行。擺脱傳統能源依賴的內蒙古,尋求新的經濟動力,開啓高質量發展新徵程。

新華社記者 魏婧宇 安路蒙 王靖